导航菜单

首页 >  文章 >  代善与硕托,父子间奇葩般的相斥相杀,最终使得彼此互为“苦主”

代善与硕托,父子间奇葩般的相斥相杀,最终使得彼此互为“苦主”

图片说明:代善与硕托,父子间奇葩般的相斥相杀,最终使得彼此互为“苦主”,。

所谓“虎父无犬子”,这一点在代善的身上可谓得到了极为充分的体现。代善自不用多说,早在努尔哈赤时期,他就位列“四大贝勒”之首,被努尔哈赤委以了“佐理国政,统军出征”的重任,并且是手握正红、镶红两旗;到了皇太极时期,他又被封为和硕礼亲王,在文武百官中排名首位,足可见其地位之尊崇。代善的长子岳托与三子萨哈廉,也同样是战功卓著,声望颇高,与此同时,这二人还与皇太极关系极为密切,深得皇太极的信任与器重,以至于这二人的英年早逝令皇太极是伤心欲绝、痛不欲生。于是,到了乾隆朝时期,在最终厘定“铁帽子王”家族世系的时候,代善、岳托、萨哈廉皆凭借卓越的功勋以及突出的贡献,位列其中,也就此使得代善家族成为了当之无愧的“第一铁帽子王家族”。(图片来源于网络)然而,作为代善的次子,硕托一生的表现以及其最终的命运,较之自己的两位兄弟,岳托和萨哈廉,可谓是大相径庭。尤其是在与其父代善之间的关系上,可谓是相斥相杀,互为“苦主”与“克星”。代善曾数次想要将自己的亲生儿子硕托置于死地,并且,硕托最后落得一个问罪处死的结局,也是代善一手操办;而硕托对于这位从小就不待见自己的父亲,也给予了最为有力的回击,直接“坑”掉了代善的“太子”之位。也正是因为如此,代善与硕托也绝对堪称父子关系的“奇葩”。(图片来源于网络)“代善虐子事件”的发生,使代善彻底失去了继位人的资格。天命元年(1616年),努尔哈赤正式建立后金政权,并且册封了“四大贝勒”,即大贝勒代善、二贝勒阿敏、三贝勒莽古尔泰和四贝勒皇太极,同时也确立了“共议国政,各置官属”的制度,“四大贝勒”成为努尔哈赤处理军政事务时最为重要的帮手。而在“四大贝勒”中,代善无疑是最为努尔哈赤所看重的。一方面,代善为努尔哈赤的结发妻子佟家哈哈纳扎青所生,褚英死后,代善高贵的出身以及尊贵的地位更加凸显。另一方面,就是代善自幼随同努尔哈赤征战,作战勇猛,战功卓著,被封为“古英巴图鲁”,声望地位颇高。于是,努尔哈赤公开表示:“诸位幼子和大福晋交给大阿哥代善收养”。就此确定了代善的继位人资格。然而,就是这样一手好牌,却因为代善没有处理好与自己儿子之间的关系,被硬生生的打得稀烂。(图片来源于网络)后金天命五年(1620年)九月,代善的次子硕托以及阿敏同父异母的弟弟寨桑古突然失踪,有谣言称二人将要叛逃明朝。得知这一消息的努尔哈赤立刻将硕托和寨桑古二人找回后,并随即展开了深入的调查。而就在这个时候,早已按捺不住的代善和阿敏,在调查结果还没有出来的时候,就开始极力的劝谏努尔哈赤杀掉二人,并且恳求要亲自将其处死。实际上,阿敏是自始至终都非常看不上自己的这个弟弟寨桑古,经常对其进行打压和迫害,寨桑古可以说是不堪其辱。而代善平日里的做法则是更加的过分。代善的长子岳托和次子硕托,是代善的前妻李佳氏所生,但这二人却不招代善的后妻叶赫那拉氏的待见。然而代善对于自己的这位后妻又是言听计从,于是在对待岳托和硕托这两位前妻之子的时候,表现出了明显的偏心与刻薄。在此之前,代善就曾想着打压岳托,霸占其府邸,这次又是对后妻的话偏听偏信,肆意虐待自己的儿子硕托,直接导致了硕托的失踪出走。(图片来源于网络)于是,经过努尔哈赤的调查,代善平日里的“虐子”行为浮上了台面,这也使得努尔哈赤对代善是一顿臭骂,更是将本着“爷爷疼孙子”的态度,将被代善及其后妻所虐待的硕托唤到自己的身边居住。可以说,努尔哈赤的做法表明此时的他对于代善已经是极度的不满,然而代善却没有吸取任何的教训,最终酿成大错。就在硕托被宣判“无罪”的时候,代善的后妻叶赫那拉氏表现出了极度的不平衡,于是她再一次向代善进言说硕托与代善的小妾有染。面对后妻对于自己儿子的指控,代善完全可以用“猪油蒙了心”来形容,他不加任何的思索,也没有经过任何的调查,直接找到努尔哈赤,继续恳请努尔哈赤处死硕托。然而这一次,努尔哈赤彻底被代善的愚昧与无知激怒了,更重要的是,代善“虐子”甚至想要“杀子”的行为,触动了努尔哈赤心中最为敏感的神经,让他回想到了自己杀掉褚英时心中的痛楚。于是,努尔哈赤对于代善来了一次极为彻底的“清算”。(图片来源于网络)一年之前的天命四年(1619年),代善在攻占叶赫东城的过程中,未经努尔哈赤的许可,擅自立誓,称保全其妻弟、叶赫贝勒布扬古与布尔杭古的性命,并接受其投降。然而布扬古在努尔哈赤面前拒不下跪,更是当众羞辱努尔哈赤,让努尔哈赤很是下不来台,最终只得将其处死。事后,努尔哈赤就对于代善进行了严厉的斥责。之后便是发生了“德因泽告发代善与大妃阿巴亥有染事件”,努尔哈赤本着“家丑不可外扬”的原则,以自己此前留下遗言将大妃托付给代善为由替代善圆场,同时也只是以阿巴亥以私藏宫中首饰、器物为名,将其进行了驱逐。虽然努尔哈赤并没有处置代善,但是其心中愤恨也是可想而知的。如今,代善又因为对后妻偏听偏信,虐待前妻之子硕托,并且数次谏言要将其置于死地,这样毫无骨肉亲情的行为以及近乎于“草菅人命”的做法,更是最终让努尔哈赤感到无比失望的同时,也对代善的未来充满了顾虑与担忧。于是在这样的情况下,努尔哈赤最终当众宣布:“先前袭父之国,故曾立为太子,现废除太子,将其专主之僚友、部众,尽行夺取。”至此,代善的“太子”之位彻底被废黜,此也意味着代善失去了染指最高权力的资格。(图片来源于网络)直到这一刻,代善才“如梦初醒”,终于开始痛定思痛的反省自己的过错。随后他手刃后妻,并且主动向努尔哈赤承认的错误。而努尔哈赤也见其认错态度诚恳,也就此原谅了代善,并要他对天起誓,今后不准再行“虐待”之事,更不能徇私报复。“误听妻言,丧失汗父交付之大权”,故手刃恶妻,今后如再为非,怀抱怨恨,甘愿受天地谴责,不得善终。“就这样,代善仍旧位列“四大贝勒”之首,并且继续统领正红旗与镶红旗。只不过,经此一事,不仅失去了成为努尔哈赤接班人的资格,更是失去了自己的爱妻,可谓是“赔了夫人又折兵”,而这一切都是缘起于他的儿子硕托。(图片来源于网络)顺治皇帝继位,硕托却成为了维系政治平衡的“牺牲品”。清崇德八年(1643年),皇太极骤然崩逝,朝野上下是一片哗然,随后而来的便是皇太极长子、肃亲王豪格与睿亲王多尔衮之间激烈的皇位争夺战。这个时候,硕托与他的侄子,也就是萨哈廉的长子、颖郡王阿达礼坚定的站在了多尔衮一边。前文中提到,皇太极与萨哈廉的关系非常亲密,于是在萨哈廉去世后,皇太极非常的看重阿达礼,并且对其的管教与培养也是异常严格。然而,阿达礼并不能达到皇太极的要求,于是皇太极便以“恨铁不成钢”的态度,经常性对其进行严厉的批评与教育,而这也让阿达礼产生了强烈的逆反心理。在这样的情况下,阿达礼不仅公开顶撞皇太极,同时更是毫不避讳的表示,如果有一天皇太极死了,他不会支持皇太极的儿子们。至于硕托,其选择支持多尔衮也是有着重要原因的。一方面,他常年与阿济格、多尔衮、多铎这三兄弟并肩作战,在战争中结下了深厚的情谊,并且从硕托本身来说,其对于多尔衮的能力与才干也是非常的钦佩。而另一方面,则是一直以来,硕托不仅遭到了其父的打压,皇太极对于他也是非常的刻薄,远不如对待他的两位兄弟,即岳托与萨哈廉,于是这也使得硕托产生了极大的心里不平衡。于是乎,在豪格与多尔衮斗的不可开交的时候,硕托与阿达礼果断选择了站在多尔衮一边。(图片来源于网络)只不过,最终登上皇位的既不是豪格,也不是多尔衮,而是年仅五岁的皇太极第九子,福临,也就是后来的顺治皇帝。面对这样的结果,硕托与阿达礼自然是大失所望,他们二人又一起密谋带兵起事,企图杀掉顺治皇帝福临和豪格,进而拥立多尔衮为帝。(图片来源于网络)随后,他们将此事告知代善,然而,硕托与阿达礼的想法,不仅没有得到代善支持,反而被代善拿下送给了多尔衮。就当他们以为多尔衮会因为是帮着他谋取皇位而网开一面的时候,多尔衮却亲自宣布了他们的死刑。而硕托与阿达礼也就这样,以扰政乱国的罪名被处死,结束了自己的生命。对于此,《清世祖实录》有着详细的记载。丁丑,多罗郡王阿达礼,往谓和硕睿亲王多尔衮曰:“王正大位,我当从王。”又往谓和硕郑亲王济尔哈朗曰:“和硕礼亲王,命我常至其府中往来。”又固山贝子硕托遣,吴丹至和硕睿亲王所言:“内大臣图尔格,及御前侍卫等皆从我谋矣,王可自立为君。”阿达礼、硕托,又往视和硕礼亲王代善足疾,偕多罗贝勒罗洛宏,同行阿达礼、硕托,登床,附和硕礼亲王耳语曰:“众已定议立和硕睿亲王矣。王何默默?”于是和硕礼亲王、和硕睿亲王,白其言于众。质讯俱实。阿达礼、硕托,扰政乱国以叛逆,论阿达礼母、硕托妻结党助逆,及同谋之吴丹,俱伏诛。(图片来源于网络)其实,代善不喜欢硕托与阿达礼已经是公开的秘密了,特别是对于硕托,代善本就非常看不上他,再加上此前因为硕托使得自己失去了“太子”之位,又失去了后妻,于是代善对其是更加厌恶。而除此之外,代善主动要多尔衮杀掉硕托,还有两个原因。其一,此时代善最喜欢和最疼爱的儿子是满达海,只不过满达海尚且年幼,而在代善心中,他更希望的是满达海能够袭承他的爵位,于是这次通过杀掉硕托可以实现保护满达海的目的,进而使得自己爵位能够更加顺畅的传承。其二,代善也需要用硕讬和阿达礼的死来维系现有的政治平衡,更是用他们两个人来牵制多尔衮,让多尔衮不管是现在还是在将来想要夺位称帝的时候,都要面对极大的舆论压力,进而在一定程度上堵死了多尔衮的称帝之路。(图片来源于网络)至于多尔衮最终决定要杀掉支持自己称帝的硕托与阿达礼,一方面,是因为代善已经做好了“大义灭亲”的准备,在这样的情况下,多尔衮依然背负了巨大的压力,如果不这样做便会将自己至于非常不利的境地;另一方面,则是他可以借机打压两红旗的势力,进一步提升自己在朝廷上的地位,也算是“有利可图”。只不过,从多尔衮的本意来说,对于硕托和阿达礼的死,他还是倍感愧疚的,于是对于这两人的家属,多尔衮予以了极高的礼遇与优待,以示补偿。就这样,硕托和阿达礼成为了维系朝堂稳定与政局平衡的“牺牲品”,至于硕托,也还是最终因为代善,而就此丢掉了性命。(图片来源于网络)回顾代善与硕托之间的父子关系,缺少的是一副和睦与融洽,更多呈现出来的却是相斥相杀的状态,而这其中,代善无疑要承担最为主要的责任。正是由于代善的偏心,以及对于后妻的偏听偏信,使得硕托从小就没有得到公平、公正的对待,甚至就连自己的性命都数次遭到了来自于自己父亲的威胁,这也让硕托对于代善是颇有怨言,于是“父不慈”、“子不孝”成为了两人之间的常态。而最终,硕托虽历经“九死一生”,但依旧为这份惨淡而又寡淡的父亲关系所拖累,被代善亲手送上了刑场,就此殒命;而代善也是因为其对于硕托过于刻薄的行为,失去了成为最高统治者的机会,留下了一生的遗憾。由此可见,代善与硕托,就是因为相互的拖累,使其双双成为了失意者,而这对“奇葩”而又“悲剧”的父子,也就这样成为彼此命中注定的“苦主”与“克星”。(图片来源于网络)

 >  本文声明:

本文内容不代表a人片短视频_成人日韩av手机在线观看_日韩av小视频手机在线--蜜桃圈APP视频立场,本站仅作整理、存档及学习之用,文章版权归属于原作者所有。

部分原创内容欢迎收藏、学习、交流、转载,但请保留文章出处及链接。

文章名称:代善与硕托,父子间奇葩般的相斥相杀,最终使得彼此互为“苦主”

文章地址:http://www.casadedavi.com/article/64.html
有关热门【代善与硕托,父子间奇葩般的相斥相杀,最终使得彼此互为“苦主”】的标签